海林HL

一条老年咸鱼/全职双花/王喻
欢迎投喂安利
小(半拉后妈)号:双目成林
老公邱非孙翔(后院起火【并不
小学生文笔…没事儿爱瞎写
有ooc什么的
企鹅1546480571
不嫌弃躺列的话欢迎勾搭

在bcy发片时候看到一些推荐,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有些人踩着演员说人设,人家怎么着你了吗?一次两次的当看不见,刷多了真的烦。尤其讨厌内种“没有我们xxx,你算个屁”的说法。你们家xxx脸真大,不懂你们脸大粉。换着想想,这是你喜欢的人,你去骂别人,你想没想过人家粉看到你这种恶心的骂法是个什么心情。双粉?更难受。

不追星不饭爱豆不谈人生。

电视剧?你觉得伤眼不看不就得了。戏真足,怕是中央戏精学院毕业哈佛戏精学院深造的吧。

单纯看着恶心,科科。

全职王喻#喻文州你几岁呀#4

        “俗语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喻文州抱着胳膊瞅着王杰希,“我想断了你的网线。”
       正在练新的小号,沉迷网游的网瘾青年王杰希一听这话赶紧抬头看看时间。
       得,十二点整。
        “外卖。”他说。
        于是喻文州看了王杰希一眼拿起手机,点了一份黄焖鸡。
        半个小时之后,王杰希还闻着饭味儿在电脑前面纳闷怎么不叫他吃饭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泡好了茶水坐在餐厅吃鸡了。
        又过了五分钟。
        “文州,”王杰希刚走到客厅就看到他喻面前的饭盒里只剩几块鸡骨头,“饭呢?”
        喻文州斯斯文文地吐出嘴里的骨头,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米饭往王杰希方向一送又兜回自己嘴里:“在我肚子里啊。”
        王杰希当下心里咯噔一下,拔凉拔凉的。
        一时间仿佛二月凛冽的寒风吹过王杰希的心头。
        “…啊?”
        他喻还是斯斯文文地夹着菜叶子:“苍天饶过谁。”
        “……”王杰希一瞬间觉得自己失去了作为微草队长的尊严。敢问大家伙一块定外卖能忘了他?!谁!能!
        但是,喻文州能。
        没错,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他的祖宗(此处手动艾特喻文州)。
        就在王杰希陷入尊严和吃饭相比哪个重要的脑内斗争的时候,门铃响了。
         “您好您的中辣大份黄焖鸡。”他开门看到e了吗外卖小哥站在门口。
        王杰希接过饭盒,走到餐厅挨着喻文州坐下。
        喻文州顺手把手边晾好的茶水推给王杰希:“喝水。”
        正拆着饭盒王杰希跟他喻说:“我差点以为我没饭吃了。”
        “差点?”喻文州伸着筷子夹他王饭盒里的肉,“倒是我差点就不想给你饭吃了。”
        “我知道你心肠软。”
        “你脸皮真厚。”
        “谬赞谬赞。”
        喻文州吃饱喝足把筷子碗往桌子上一搁:“王爸爸记得洗碗。”
         “没问题。”好爸爸王杰希答应着,“文州帮我换个号登一下荣耀。”
         “行啊,”喻文州答应着,顺手做起了任务。

晚上。
        “文州吃饭吗?”
        坐在书房肝了一下午新号的喻文州听到这句话立刻退出了游戏。
        “吃,出去吃。”
        “那走。”

        他怕王杰希打击报复跟他玩他中午玩王杰希的内套。

王杰希:脸上笑嘻嘻,内心mmp。
王杰希:你当我今年三岁吗??打击报复??
王杰希:给大家介绍下,这是我祖宗。

写了be之后良心不安,还是以后再补个后续吧…

#王喻#追光者

慎,不是甜饼。
脑洞来自夏至未至的插曲《追光者》
童话梗  人鱼喻x人类少年王

王杰希年少第一次听到人鱼传说的时候,他刚好在海边陪自己妹妹点燃埋在沙滩里的小烟花。

“人鱼?”

“是呀,外婆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人见过,他们长得都特别好看。”

“是吗。”王杰希摸摸她的小脑袋,“那还真希望有一天能见一次呢。”

喻文州第一次看到海边有烟花的时候,刚好在他可以变成人的那天。

海妖嫉妒人鱼与生俱来的容貌和嗓音,诅咒他们化为人时并不能开口说话。

星星点点的彩色光画出一个又一个圆圈,有的飞到天上砰一声炸成一朵绚烂的花儿。

真好看,他想。

他藏在礁石的后面,静静地看着一串一串颜色亮起,又暗下去,从开始到结束。

等到再也没有光亮起的时候,他向前游了一点,坐在离海滩更近的石头上唱歌。

他的尾巴拍打着海浪,海浪拍打着礁石,细碎的泡沫浮在水面,等碰到石头的时候,小小的啪的一声就破了。

直到有一天,王杰希陪着他的小妹妹在海滩一不小心玩到天黑时,听到了有人唱歌。

“谁在那边?”王杰希走过去,看到一个人坐在石头上。

喻文州有些慌乱,他从来没有跟人类说过话,他支支吾吾地回答:“我…嗯…算是路过。”

王杰希的小妹妹在一旁感叹:“哇你的声音真好听。”

“谢谢,”喻文州想朝他们笑笑,但是漆黑的夜里,月亮和星河发出的光亮并不足以照出他们细小的表情,他想了想继续说到,“我每个晚上都会来这里。”

挡在月亮前的云朵消散了,借着光,王杰希看到了身上镀了一层月色的喻文州。

真好看,他想。

第二个晚上,王杰希自己来了海滩。

银河铺开了一条长长的路,周围小小的星光似乎也印在了海面上,粼粼波光把海面和天空连成了一片。

“你还在?”王杰希问喻文州。

“我每个晚上都会在。”他回答。

“回家太晚家里人不会担心吗?”

喻文州没有回答,他问王杰希:“你知道人鱼吗?”

王杰希沉默了几秒钟:“知道。”

这片海滩并不是细平的沙滩,而是布满大大小小礁石的海岸。他们在一块石头旁坐下,一左一右。

“很出名的传说吗?”王杰希听到对面的人问他。

“是的,”他问,“你来是想看到人鱼吗?”

喻文州盯了一会儿自己在月光下泛着淡光的尾巴,话里带着笑:“是啊。”

王杰希是有点不相信他的话,接着问他:“真的?”

“我给你讲讲我知道的传说吧。”喻文州说到。

“好啊。”

“人鱼是可以变成人的,但是他们白天不能出来。”

“为什么?”

“他们只存在夜里,依赖月光生存。”

“所以你只晚上来吗?”

“是,还有呀,他们的眼泪不是珍珠,是泡沫。”

“这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他们都喜欢亮闪闪的东西。”

“能在晚上亮起来的东西好像没有啊。”

“有呀,烟花呀。”

“哦对…”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王杰希突然想到自己还不知道跟自己聊天的少年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杰希,你叫什么?”

“喻文州。”

“这个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是吗,很不常见吗?”

“对,在这里第一次听到。”

喻文州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他今天晚上非常开心,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他说:“我唱歌给你听吧。”

“好。”

夏天过去得非常快,入秋之后晚上海边刮起了凛冽的风。

“以后我不来了,”王杰希最后一次来到平时的礁石旁,对和他聊了一整个夏天的喻文州说,“我要搬走了。”

“以后还会回来吗?”

“…不会了。”

“明天,傍晚再来一次这里。”

一夜无话。

第二天的傍晚,王杰希又来了每晚和喻文州聊天的礁石旁。

一个少年背光而立,站在石头旁边。

他听见他叫他:“王杰希,这个送给你。”

是一串黑色的珍珠。

“谢谢。”

王杰希低头接过珍珠的一瞬间,他又抬头问喻文州:“这是你掉的吗?”

喻文州朝他笑到:“不,这是你掉的,拿好,别再丢了。”

“谢谢。”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心想,他真好看。

太阳慢慢沉下,天边一片红霞接着深蓝的星幕。

你知道人鱼的传说吗。

他们喜欢追着光,但是他们不能直面光。

人鱼也会做梦,梦里人,眼睛里总会有星辰大海。

他们在傍晚会为人送行,用自己身上的鳞片在海妖那里融成黑色的珠子。

把人对他们的记忆锁在珠子里。

不允许世人得知他们的存在。

最后一个傍晚,喻文州终于看清了王杰希,他的眼里有万千星辰,而他的眼里,有无尽海浪的泡沫。





ca这几天我都在写啥啊我的妈…一天到晚瞎鸡儿写妈耶矫情死我了,不不不这不是我写的【严肃,其实我不是海林我是她妹,今年三岁就爱瞎写【捂脸

哈哈哈哈哈大佬你眼怎么这么尖! @苏礼礼
这可是官图啊喂!哈哈哈哈哈

占tag记一个周黄的七夕脑洞

“周泽楷?”

“恩。”

“轮回放假了?你拎这么多行李是过来度假吗?咦不是?难道是拍广告?不对啊按道理拍广告你们俱乐部肯定会跟着人啊这次怎么就你一个人,你过来广州干什么?”

“找你。”

“我去什么日子啊轮回队长居然千里迢迢过来找我,你们俱乐部居然放人出来了,你到底是用什么借口请假出来的啊今天可是工作日。”

“找男朋友,过节。”

“……我突然不想说话了,周泽楷,你厉害。”







什么?七夕过去了?更文?不存在的我选择睡觉,睡不着怎么办,脑子里开火车,哦不脑洞吧。

全职王喻#喻文州你几岁呀#3

        说起来可能没人信,王杰希第一次去海边正经八本旅游是喻文州带他去的。
        初春的傍晚沙子被霞光照得发亮,混着贝壳的碎片一不注意踩上去还有点扎脚。
        喻文州带着他往海边走的时候王杰希一直朝着天上看。
        喻文州不解,问王杰希:“你在看什么?”
        王杰希摸摸下巴,目视远方:“晚霞不出门——”
        “?”喻文州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怎么?”
        “朝霞行千里。”王杰希继续说到。
        喻文州收回目光撇他一眼:“王队,你这完全是自黑行为。”
        王杰希看向喻文州:“不,这都是老一辈流传下来的智慧。”
        然后他伸出手按上喻文州的肩膀:“你男朋友夜观天象,明天有大雨。”
         “?”
        喻文州心想,比赛场上内个正经八本的王队长才是我男朋友,你谁啊。
        过了会儿王杰希有开始惆怅:“风真大。”
        喻文州在心里疯狂吐槽甚至还有一丝嫌弃:“你说话口气真像个老干部。”

        后半夜开始,果然下起了大雨。
        喻文州和王杰希俩人窝在一个被窝里聊天。
        听着外面雨啪嗒啪嗒哗啦哗啦下的声儿,喻文州面色复杂,问王杰希:“你真会看相?”
        “不我就是看了天气预报。”
        “…”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动声色地往他那边挪了一丢丢,被底下拿手戳戳他喻的腰:“我发现你就光会瞎鼓捣内点荣耀的战术,剩下什么都不爱过脑子。”
        喻文州被戳一个激灵,一翻身往他身上一压按住他的手,一脸蔑视:“有本事你也瞎鼓捣一个?”
        “乖,从我身下下来。”
        “你哄孩子呢?”
        “你不知道别人都叫我微草单亲好爸爸吗?”
        “我还听说你有个癖好是喜欢在床上让别人叫你爸爸。”
        “你想叫我也没意见。”
        喻文州终于忍无可忍,大腿发力哐叽一下把王杰希完美送出床的范围:“占便宜没够了是吧。”
        被踹下来的王杰希顺势攥住了喻文州脚踝往下一拽:“普通话进步挺大。”
        “你干…”喻文州被拽这么一下吓他一跳,“你是想打架吗王杰希。”
        “不打,”王杰希站起来躺回了,“只想耍流氓。”
        “王杰希前辈。”喻文州一字一字咬着说到,“你应该尊重礼让后辈。”
        “据说欺负后辈是大家的优良传统。”
        “哦你终于承认欺负我咯?”
        王杰希气定神闲地补充到:“打是亲骂是爱,稀罕不够拿脚踹。”
        “?”
        黑暗里,喻文州笑得十分灿烂。
        “杰希,”他说,“那我稀罕稀罕你?”

        是夜——
        “喻三岁住手!停!!别蹬我了!!”
        “你自己说得稀罕不够拿脚踹。”

emm…接下来要筹备年底考研,大概真的是龟速更新了,可能月更……?小可爱们见谅…等不下去取关什么的也没关系啦!爱你们!比一颗大大的心!谢谢你们愿意看我写的东西么么啾!

说起来可能没人信,我居然在漫咖啡跟小姐姐开了个学习局…